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潛逃非洲20年終被擒

2019年08月13日 10:09:46 來源: 湖南日報

  湖南日報記者 張斌 通訊員 王章倩 魏君臣

  【人物檔案

  韓路,1957年出生,原湖南省機械進出口(集團)公司馬來西亞分公司總經理。

  1997年4月初,韓路因涉嫌信用證詐騙在境外工作時潛逃,涉案金額高達數億元人民币。

  2017年8月24日晚,在中央追逃辦的統籌指導,以及公安部、外交部、中國駐加納大使館、中國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加納警方等部門的大力協助下,湖南警方成功将潛逃境外20年之久的韓路從非洲加納押解回國。

  【追逃故事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韓路長期在境外工作,後又因犯罪隐藏在境外長達20年。但他萬萬沒想到,在自己60歲的時候,追逃人員會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我40歲跑出去的,現在剛過完60歲生日。沒辦法,我躲不過這一劫。”到這時,韓路才如夢初醒:原來,境外并不是“避罪天堂”。

  8月初,記者來到省追逃辦和省公安廳,聽辦案人員講述排除萬難偵破這起巨額詐騙案的背後故事。

  狡猾“狐狸” 設局詐騙

  1996年,韓路任湖南省機械進出口(集團)馬來西亞分公司總經理。

  1997年4月13日,湖南省機械進出口(集團)公司向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公安廳報案,稱韓路在境外工作時失聯潛逃。

  1997年4月29日,長沙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對韓路涉嫌信用證詐騙立案偵查。

  經查,1996年至1997年期間,韓路假冒兩家公司的名義,委托多家進口代理商,向其控制的一家香港公司購買貨物,合同金額約2800萬美元,并要求進口代理商向中國多家銀行申請了14份以其控制的香港公司為受益人的《不可撤銷遠期信用證》。

  之後,韓路從香港實際發送價值約2萬美元的貨物至上海,獲取承兌信用證所需單據,并将全部信用證承兌,造成銀行和代理商實際損失共計2400萬美元,之後失聯潛逃。

  織密“天網” 強力追逃

  案發後,韓路未跟任何人聯系,就連妻子都沒告訴過。這一消失,就是20年。

  由于韓路下落不明,案件偵查變得極為艱難。

  2015年,省追逃辦啟動“天網行動”,對此案高度關注并挂牌督辦,要求務必将韓路抓獲歸案。長沙市公安局“獵狐辦”成立工作專班,負責韓路的境外追捕工作。

  “兩年多時間,我們從海量的線索中把他篩出來。”省公安廳“獵狐辦”副主任周旭介紹,通過梳理發現,韓路自1997年外逃之後,先到了馬來西亞,又到香港,然後又從香港到了印尼和南非。此後,韓路經常從香港往返加納。

  專案組綜合分析案件前期偵查情況,敏銳地意識到韓路外逃多年後已年近花甲,父母已是耄耋之年,其内心最為牽挂的必定是年邁的父母。專案組推斷,韓路必會想方設法與境内取得聯系,打聽家中的情況。從各方獲取的海量且雜亂的信息中抽絲剝繭,細心的民警終于發現了一條韓路與境内取得聯系的重要線索。

  循線追蹤,民警輾轉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數十次。在公安部、省公安廳的大力支持下,準确鎖定了數名韓路的重要關系人,并用大數據信息分析、圖像比對等手段,确認了一張韓路本人最新的照片。

  之後,專案組又獲取了韓路在境外使用的相關證照信息,得知其可能藏匿在非洲加納境内,并将情況逐級上報。

  2017年7月,國際刑警組織對韓路發布了紅色通緝令,在全球範圍内對其開展追捕。

  不遠萬裡 押解回國

  2017年8月19日,前方傳來消息,已獲得韓路在加納的準确信息。

  在中央和省兩級“追逃辦”的支持協調下,公安部、湖南省公安廳、長沙市公安局三級“獵狐辦”迅速組成聯合抓捕組,遠赴加納開展緝捕行動。同年8月21日,在中國駐加納大使館及加納當地警方的配合下,終于将韓路成功抓獲。

  從加納到埃塞俄比亞,再到廣州,然後轉機長沙……2017年8月24日晚,載着韓路的飛機徐徐降落在長沙黃花機場。走出飛機,韓路在檢察機關簽發的逮捕證上按上了手印。聯合抓捕組排除萬難,曆時6天,行程3.8萬公裡,終将韓路順利押解回國。

  據悉,此次國際追逃行動是湖南公安機關第一次赴非洲開展緝捕行動,彰顯了我省“天網行動”的堅強決心和堅定信心。

  “地球上沒有‘避罪天堂’,外逃腐敗分子無路可逃,無處藏身。我們追逃追贓的決心是堅定不移的,無論腐敗分子逃到天涯海角,都要把他們抓回來繩之以法。”省追逃辦負責人表示。

  後來,經法院公開審理,韓路犯信用證詐騙罪,涉案數額特别巨大,被判處無期徒刑,并沒收個人全部财産。

  在省雁北監獄,記者見到了已經服刑的韓路。面對鏡頭,他坦言當年看到中央追逃辦發出的“百名紅通”名單,雖然自己不在上面,但内心還是有波動的:“最後悔的是,自己當時沒有選擇自首。”

  “20年,心裡帶着個包袱,還是很慌的。特别是年紀大了以後,我特别想回來看看,想落葉歸根。”他說,“抓回來也好,不然自己可能永遠都回不來了。”

  同樣是外逃人員,有的因主動投案獲得從寬處理,韓路卻因抵抗被判無期徒刑。事實充分證明:對于外逃腐敗分子而言,對抗法律是沒有任何好結果的,隻有徹底放棄幻想,盡快投案自首,争取寬大處理才是唯一出路。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4869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