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一生守護洞庭安瀾——記守護一江碧水的優秀共産黨員餘元君

2019年08月08日 09:52:49 | 來源:新華網


  一生守護洞庭安瀾

  ——記守護一江碧水的優秀共産黨員餘元君

  新華網長沙8月7日電(記者 劉揚)“作為‘洞庭人’,作為共産黨員,要為洞庭湖謀長遠,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須有我!”

  铮铮誓言,一生遵循。

  1月19日,湖南省水利廳原副總工程師、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以下簡稱洞工局)原總工程師餘元君,因連日奔波勞累突發疾病,在洞庭湖區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建設工地不幸殉職,年僅46歲。

  46歲生命定格,23載心憂洞庭。

  餘元君一生的時間刻度簡潔、專注,從1996年進入洞工局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他都在傾盡全力“守護一江碧水、一湖清水”。與時間刻度并行向前的是,洞庭湖區3471公裡一線防洪大堤、226個大小堤垸都被他用腳步丈量。

  一支筆、一張紙,餘元君能精确畫出洞庭湖區水系圖、工程分布圖,被稱為“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經手水利工程項目資金過百億,對求情通融者或想承攬項目的親友,餘元君鐵面回絕“扯這個事,免談”。他又是衆人心目中的“導師”,業務問題可以24小時咨詢,他不厭其煩并勉勵他人“做事要做到極緻,拿出精品”。

  立志治水:随潮漲潮落做起一個關于水的夢

  2017年7月,餘元君(左三)在防汛值班室處理防汛抗洪工作。湖南省委宣傳部供圖

  餘元君辦公室的牆上挂着一幅《洞庭湖區水利工程圖》,上面水系複雜、江河縱橫、部分河道水流順逆不定——萬裡長江,險在荊江,難在洞庭。這張工程圖也承載和濃縮了餘元君一生的夙願和工作軌迹。

  “随河水漲落,我悄悄地做起一個關于水的夢”。1972年出生于洞庭湖畔湖南省臨澧縣的餘元君,18年歲時毅然報考了天津大學水利水電工程建築專業。他在入黨申請書中寫道,“1990年适逢大旱,莊稼無收,深感農業靠天吃飯之原始落後,希望能為家鄉有所貢獻。”

  一份初心,一生踐行。

  23年間他走遍洞庭湖區的水系、堤防和垸子,參與各類審查500多場次,編撰整理的報告、圖冊可以塞滿一間辦公室。因對洞庭湖區水系、工程分布以及水利政策法規和技術标準了然于胸,他被同事稱為“湖裡精”。

  “他一點點時間都要利用起來,每件小事都要做到極緻。”曾同餘元君一室辦公的洞工局副局長向朝晖印象中,“他沒事就在看書、在寫、在畫,或是把工作、資料分類整理和電子化”,餘元君對水利工作掌握的深度和廣度連他這個“老水利”都自愧不如。

  2018年8月,餘元君一家三口十多年來首次一起出門旅遊來到了都江堰,他告訴妻兒,“都江堰修建了兩千多年了,還在正常發揮作用,是真正的精品工程,洞庭湖的工程也要修成精品。”妻子黃宇說他是“工作狂,旅遊也沒忘了工作。”

  “我們做的每一項工程,都事關老百姓安危,一定要認真負責,保證質量。”在這個信念的指引下,餘元君留給同事們的是伏案忙碌或是湖區穿梭的身影,留給家人的是半夜時分書房的燈光和敲打鍵盤的聲音。

  清白若水:拿合同來,按程序辦,扯别的免談

  餘元君(左一)在錢糧湖垸安全區(華容部分)建設項目現場布置工作。湖南省委宣傳部供圖

  在餘淼眼中,七叔餘元君極其嚴厲。大學學習水利施工專業的餘淼,畢業時找七叔安排工作被斷然拒絕。一家企業知道叔侄二人的關系後,主動邀請餘淼來上班。餘淼和七叔提及此事,被厲聲斥責“你好好工作,别想着走歪門邪道,不是靠自己本事得到的,别去碰!”

  餘元君一家有兄弟姊妹9人,他是唯一一個考上大學、有公職的。六姐夫想通過餘元君承攬些水利工程項目,“給誰做都是做,我保證質量”。對此,餘元君不留情面,“扯這個事,免談”。直到餘元君殉職,沒有一位親友通過他承攬過水利工程項目。

  瓜田李下,一身清白。

  近年來,大江大湖建設投入加大,餘元君主持的技術評審和招投标項目數百個,經手資金達百億元。餘元君常常告誡洞工局工作人員,“我們管理上億資金,管的是國計民生的大事,用實每一筆錢,是我們職責所在。”

  衆多上門找關系、求情通融的人吃了閉門羹,久而久之餘元君留下了一句口頭禅,“拿合同來,按程序辦”。

  為适應洞庭湖三級法人管理模式,規範工作流程、提升工作效率,減少項目法人與項目承建單位直接接觸,壓縮腐敗滋生空間,餘元君牽頭開發了洞庭湖項目管理系統,對工程建設全方位、全過程監管,被譽為“千裡眼”。

  2016年,餘元君母親去世。治喪期間,餘元君老家荊崗村黨總支書記餘海波問他,“怎麼沒看見你單位同事過來?”餘元君平靜地說,“我沒有告訴單位,有規矩!共産黨員幹什麼事,都要把規矩挺在前面!”

  溫潤如水:人一生不用追求名利,但必須要有成就感

  2017年9月,餘元君(右一)指導全省河道修防工職業技能競賽。湖南省委宣傳部供圖

  湖南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研究總院洞庭湖研究中心徐悅至今對餘元君“随和、耐心、嚴謹”記憶猶新。2017年徐悅的業務文章《洞庭湖區崩岸治理研究》請餘元君指導。作為入職不久的年輕人,徐悅對總工程師心懷敬畏,“我原以為他隻會提些宏觀的建議,沒想到餘總工很随和,招呼我坐下、逐字逐句地進行修改。”

  “他認真得讓人感動。”湖南省水利廳人事處主任科員石晶晶1月17日看到餘元君生前審核的工程審計報告,每份都貼滿了便簽,甚至幾十萬方的土方工程中一兩百方的統計出入都被他指出。

  使命在肩,盡心盡力。

  “我們到基層一次不容易,要盡可能多的為他們解決實際困難。”餘元君生命最後三天的出差行程同樣安排得很滿。一同出差的洞工局紀炜之估算,前後50個小時,往返400多公裡調研了5個項目工地,開了3場會議。

  回想起餘元君倒下的場景,紀炜之言語哽咽,“他是将工作融入生命的人,常跟我們講‘人一生不用追求名利,但必須要有成就感’。”

  “餘總工很好打交道,有問題可以24小時咨詢他。”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施工項目部副經理張彥奇回憶起同餘元君打交道的過往,“對業務問題很上心,經常給我提供各類學習資料。”站在餘元君殉職的會議室,他紅着眼眶說,“餘總工樸實、敬業、博學、平易近人,他的離世讓我失去了一位好導師。”

  2018年12月14日,餘元君在給同事們上的最後一堂黨課上說,“今天,守護好一江碧水、一湖清水的重擔,曆史地落到了我們肩上。作為‘洞庭人’,作為共産黨員,要為洞庭湖謀長遠,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須有我!”

  現在餘元君辦公室的書架上排列着70餘本工作筆記,記錄着洞庭湖區的點點滴滴,最後一本絕筆于1月19日殉職當天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建設工作會議上……

  八百裡洞庭煙波浩渺,個子不高、穿着運動鞋、挎着電腦包的身影魂歸雲夢;“一生治湖,用一輩子保三湘四水安瀾”的夙願回蕩在潮起潮落的藍天碧水間。

【糾錯】 [責任編輯: 左栀子]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4850646